江都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黃磊曝與周迅舊交情她以前有時坐我腿上

发布时间:2019-11-09 08:24:46 编辑:笔名

黄磊曝与周迅旧交情:她以前有时坐我腿上

黄磊周迅 (资料图片)   “一个小姑娘扒在门缝那儿”,黄磊[微博]笑着回忆,“她手不好看,冬天嘛,冻得通红,我说你手长得跟胡萝卜一样,她就在那儿笑我经常逗她笑,她怕长眼袋,就摁着眼睛笑那水灵”黄磊从片场赶来,带着戏妆,头发乱糟糟的,说起话来铿铿锵锵,有点愤世嫉俗当他提到周迅的时候,表情一下子就柔软了  1999年12月31日,《人间四月天》拍完,他和周迅去台湾一个偏远的小镇宣传,那时人也没什么名气,戏也还没火夜里回程台北的路上,俩人包一辆小面包车,车开啊开,周迅困得不得了,突然车里的广播响起黄磊记得很清楚,广播说的是,你们知不知道跨越千禧年的时候你跟谁在一起,你将和他一生纠缠不清  “这时开始倒计时,我才意识到跨年了,八、七、六、五……我就看着她,她就冲着我笑,她说咱俩纠缠不清,我说不会吧,咱俩,二、一,我们俩手拉着手,跨了一个千年我说新年快乐,她说磊哥新年快乐”  从台湾回来,两个人没有往来,10个月后,他们双双接到了《橘子红了》的剧本黄磊忽然发现原来纠缠不清是在《橘子红了》里面,而那个半年的纠缠不清像一辈子那么长  《橘子红了》最后一场戏,俩人诀别,戏里周迅怀着黄磊的孩子,他们那天来得很早,面对面坐着,还没拍,周迅就哭,黄磊也掉眼泪那场戏拍完黄磊觉得很累,心脏不舒服,他跟周迅说自己去影棚门口抽根烟,周迅跟出来,也抽烟就在那个门边上,黄磊说,“她站在我旁边,忽然我觉得像过完一辈子,两个人站那儿像过完了一辈子”  那之后,黄磊只见过周迅很少几面,在明星云集的活动现场他说周迅总是明星当中王冠上的最璀璨的一颗小珠子“她一看见我,就喊磊哥磊哥,跑到我这边,有时坐我腿上,有时坐沙发座儿上,坐我旁边”  黄磊有些高兴,又有些怅怅的,他说起自己喜欢在片场看书,周迅很崇拜,常常找他聊天,还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半月谈”,半个月长谈一次“但是后来这半月谈,半年也不谈,现在快半生都过完了”  1999年,高晓松[微博](微博)找到周迅的经纪人,说,钱只有您要的十分之一,但我只要她35天当时是夏天快过完秋天还没来高晓松说,35天就是夏天到秋天,一片树叶子从树上落下来的时间我们不做什么,这35天也会过去,叶子从树枝上离开,掉落到地里我们拍这个戏,一起用这35天,叶子怎么落下我们把它记录下来了,不然的话,叶子也落了,但是这段生命状态没有留下记录  就这样,周迅出演了电影《那时花开》  黄磊的瞬间,高晓松的瞬间,周迅全忘了“金鱼的记忆只有7秒,是吧我是大金鱼”周迅对《人物》说  《人物》在厦门、福州片场待的5天里,周迅当众哭了两回一回拍洪水肆虐,周迅要在暴雨中没入齐胸深的冷水里挣扎,每次下水前,她喝一口金门高粱酒那场戏拍了一条又一条凌晨时分,每个人都又冷又困地熬着,周迅大声喊岸上的男友、经纪人、朋友、和工作人员都过去,一定要让所有人把手叠在一起,不许松她眼睛一闪一闪,哆里哆嗦地说,“做任何事,我们在一起”,说完眉毛一蹙,滚下两行热泪  还有一回,几个老朋友来片场看她,得知周迅的美籍华裔男友Archie听不懂中文,不管会不会,每个人都搭配着手势比划努力地讲英语周迅坐在一旁怔怔看着,突然说,“为什么那么开心”,又哭了  周迅一到公共场合露面,身边小十号人就惶惶不安2008年,拍电影《女人不坏》间隙,周迅去王若琳[微博]的弹唱会现场玩,乐评人戴方记得,大伙儿在后台喝酒聊天,她接到周迅当时的经纪人黄烽的,说小周没接,你一定要提醒她,今天特多,注意一下形象,别叼着烟之类的就出来了戴方如实转告,周迅也记住了不能叼烟,但是转眼就拿着一个酒瓶子出去了旁边一个女明星则先把酒倒进纸杯里,很自然地端出去,看不出来喝的是什么第二天,周迅就和酒瓶子一起上了报,黄烽问她,“小周啊,怎么回事”周迅答,“你没说不能拿酒瓶子”  和剧组相比,录唱片的团队小太多了:总共4人,周迅玩儿心一起,剩下仨全被带跑,最后4个人录10首歌抻了一年半——相当于周迅拍50集电视剧《红高粱》和3部电影的时间的总和  2002年第一次见制作人、“火星电台”乐队的曾宇和黄少峰时,周迅抱着两瓶香槟就来了“10年前我跟陌生人见面,害羞得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想,怎么办,我先揣(喝)两瓶香槟吧,喝了酒话比较容易往外说一见面,我们喝然后过程就变得比较轻松,我们仨就成了非常好的朋友,我跟黄少峰就结拜”  那段岁月周迅一说起来就两眼放光,“录音棚在一个湖边上,今天录不出来,ok,大家歇会儿,聊天,溜达,然后还到乡下去放风筝在棚里就做游戏,演戏嘛,灯一关,我演特别多钱的制作人,所有人都要来讨好我我们疯的时候,曾宇就在那儿,哎,差不多录两句吧”  乐评人戴方那会儿跟他们混在一起,她说唱片公司老板宋柯曾带着这个小组织见过李宗盛,看李宗盛能不能帮着做几首歌刚开始一切很好,李宗盛带他们到自己棚里、到家里聊音乐,渐渐地,“大哥也扛不住了”,因为这女孩“太晕了,太另类了”  录到一半,周迅和李亚鹏恋爱,撂下挑子跑到海南帮男友拍电影《海滩》去了,小组只好跟着搬家到海南周迅天天片场、酒店两点一线没录音棚,大家找四五个床垫往酒店房间墙上一堆,没防风拍,街上买丝袜包在羽毛球拍上周迅模仿录音师李军在小摊上挑丝袜的样子,乐不可支,“这儿拉拉那儿拉拉,就像色老头”  一年半后,这张在他们看来旷日持久乃至遥遥无期的唱片居然做完了最初,专辑中的主打歌《看海》4个人都看不上,“流行歌,俗”周迅态度十分坚决,“唱看海鸥,我不唱,精神洁癖嘛,不唱不唱”宋柯迫使他们就范几个月后,《看海》真的红了,黄少峰在电视上看周迅参加《同一首歌》,现场火爆,“她唱着唱着,‘好听是不是’然后全场就喊,‘好听’”  4月26日,电影《我的早更女友》杀青,从进福州机场大厅到落地北京、取行李、出航站楼,摩肩接踵的人群里,周迅一路牵着男友Archie的手《人物》问,恋情尚未公开不担心被拍到吗,周迅困惑地说,“你跟这个人在一起,你不是对他全部认真的话,那跟他在一起干吗对他全部认真的话,拍到就拍到啊”  “有些时候很奇怪,我和他(经纪人陈辉虹)明明是朋友,被很多人说成我跟他是一对的,然后明明我跟我男朋友手牵手,也没人拍”周迅无奈地眨眨眼睛5月8日,周迅索性在微博上贴出了两人的合影和Archie的百度百科,“请大家多多关照”  拍雨戏的日子,Archie总会拿一条干爽的大浴巾等在摄像机后面,一听到“cut”就快步上前把周迅像裹小猫一样包起来,周迅也会很配合地蹭一蹭,甩甩发梢的水珠“才华还是比较在情感之外的东西,你再有才,再有钱,再怎么样,两个人不是一个路子的,就不是一个路子的”  “什么叫不是一个路子的”  “就是你们两个不能互相安慰”  编剧史航说,周迅让他想起一篇名叫《塞万提斯的未婚妻》的故事故事里的小姐想嫁给《唐吉诃德》的作者塞万提斯,但塞万提斯已经去世100年了,她要的爱情多么不切实际,她又如此高调,在小城里成为笑柄但慢慢地她不是个玩笑了,因为她已经30岁了,慢慢地她又35岁了,一点一点老了  每天黄昏的时候,小姐出来散步,只有一个老女仆陪她夜深了该回去时,老女仆的就是跟小姐说一句话,她会说,“回去吧小姐,不要担心还有明天,因为你有一张未婚妻的脸”  史航说,周迅也给人这种感觉,就是小姐,你有一张未婚妻的脸“不是说你这辈子没人要你才叫未婚妻的脸,是因为周迅永远是抱有期待的,期待明天,仿佛明天对她全无恶意”  有一次高晓松和周迅在一家叫搏击俱乐部的酒吧喝酒喝到天明,聊早年在那些真正好的角色里怎样过瘾,聊到后面,高晓松告诉不开心的周迅,“每当你不满足的时候,你就把银行里的钱全取出来,从地板堆到天花板,你就看着,就平衡一点了”  这不能怪周迅,高晓松觉得,是整个电影环境,那一拨人,慢慢地过去了那样的一拨人呢一帮年轻人扑上去,大家一起燃烧,“每个人都把自己当烟花放,当二踢脚放”  他谈起电影《那时花开》周迅死在夏雨[微博]怀里那场戏,戏完了,现场鸦雀无声,剧组所有人都是年轻人,演员、导演、灯光场务都二十几岁,一两分钟那么长的时间里,所有人都不动,就默默看着他俩大家爱这个很久后才爆发出热烈掌声高晓松说,那个时刻才是对每个在现场的人投身这个行业的真正的犒赏  10多年过去了,那样的时刻他再也没有见过电影市场好了,周迅身价也越来越高,电影片酬高达600万,她却永远面临矛盾,因为能付得起这个身价的只有商业片了高晓松说,“她努力过,不要什么钱,找有生命感的故事,有时找不着,有时也有,可在大环境下,那种电影也没拍好,或者拍好了迅速被淹没掉,早年观众会欣赏艺术感,会为那种电影赞美和讴歌,现在不行了”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