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都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镇妖册 第四百一十四章 结缘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3:04 编辑:笔名

镇妖册 第四百一十四章 结缘

老实说,叶冰的心里现在乱的跟娱乐圈似得,一时间她又怎么可能做出决断呢,这时候,好强的叶冰终于发现,自己只是一个小女人,真的很想有一个可以依靠可以商量的人。

叶冰下意识的看了看身边僵硬的何小姐,随即想到自己妹妹的信息无端泄露,又默默的摇了摇头,视线转向同样一脸纠结的妹妹,叶冰再次摇头苦笑。

末了,叶冰抬头看向许行空,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可,可是...”

许行空眉梢轻轻一挑,嘴角漾起一丝得意的笑意。

一般来说,在谈判桌上将对手的节奏带起来往往意味着最终的胜利,那些骗子也一样,当你被别人带进一个不得不立刻决定的节奏时,你最后的决定基本上都是对对方有利的。

许行空这次真的没用法术去诱导叶冰,而仅仅是凭着单纯的嘴炮,就轻松的忽悠了这位人气明星,要知道她可是有愿力护身的,因此许行空有些小小的得意。

见叶冰仍然有些犹豫,许行空有笑眯眯的加了把火:

“我还有两个小时,叶女士,希望你能尽快决定。”

叶冰苦笑着点了点头,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妹妹,用力的吸了口气,努力的让自己乱糟糟的心思平复下来,皱眉思索着该如何做出选择。

林雪一开始也纠结着该如何选择,其实按照她的性子,她倾向于答应许行空的要求,如果许行空说的都是真的,既然都是被人胁迫,林雪更愿意被许行空胁迫,至少,许行空看起来虽然有些霸道,可为人倒是并不让人担心,而给自己身上下蛊的家伙,林雪实在没法对一个玩毒虫的人产生什么好的幻想。

所以,林雪认为应该两害相权取其轻,不过,自己一个死了都没人在意的小丫头会怎么样并不重要,身为公众人物的姐姐才是重点,所以,最终怎么决定还是要取决于姐姐的,或许,姐姐可以选择不接受任何胁迫,反正她好像也没那么在乎自己这个麻烦的妹妹。

想到这里,林雪干脆放下了心里的纠结,侧头看了看许行空和他身后的两个漂亮大姐姐,眨了眨眼睛开口道:

“许大哥,噬心蛊长什么样子啊?是不是很恶心的?”

许行空闻言不由得一笑,对于林雪神经的韧性颇为赞赏:

“噬心蛊只是一个种类,其中的蛊虫很多,不过你身上这个应该不算恶心吧,它就像是一截两厘米左右的红绳,平时它就藏在你的心肌血管中。”

林雪脸色白了白,虽然许行空描述的蛊虫并不可怕,但是一想到这个邪恶的虫子会随时要了自己的小命,林雪就浑身不舒服。

“那,那许大哥能不能将噬心蛊弄出来呀?”

“恩,当然可以,不过一旦弄出来下蛊的人就会有所感应,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反应,所以在你们做出选择之前,还是暂时留着吧,不过你不用担心,只要你在我身边,这个噬心蛊绝对不会对你有任何威胁。”

林雪乖巧的点了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的直撇嘴,心道大人果然都是坏蛋,这分明就是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嘛,自己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

不过林雪可不敢将自己的腹诽表现在脸上,她再笨也知道,现在自己的小命以及姐姐的前途可都捏在这个坏蛋手里呢,自己没事还是不要惹恼这个笑面虎。

林雪看了看皱眉沉思的姐姐,眼珠子转了转又问道:

“许大哥,你说那人为什么不直接给姐姐下蛊,而是费劲找到我,再通过我来胁迫我姐呢?”

叶冰闻言不由得一怔,也好奇的看向许行空,许行空笑了笑道:

“非不愿,实不能也。”

林雪好奇的追问:

“不能?难道是因为我姐姐身边的保镖?”

许行空摇头:

“怎么可能,那些保镖在我们这些人眼中跟摆设没啥区别,真正的原因是因为叶女士身上有愿力护身,蛊虫降头以及诅咒之类的,这些都属于邪术,而愿力恰好是这些邪术的克星,想要给你姐姐下蛊可是一件高难度的事情。”

“哦...”

叶冰恍然,林雪点头应了一声,歪着脑袋不知道又琢磨什么,许行空扫了两人一一眼继续道:

“另外,叶女士社会关系复杂,也许会认识一些修行者,所以对方肯定有所顾忌,因此他们才会将目标放在林雪身上。”

叶冰和林雪不约而同的轻轻点了点头,两人都没有出声,各自想着心事,许行空笑了笑又道:

“也就是说,叶女士如果没有这个妹妹的话,其实不必在意这些歪门邪道的。”

许行空的话里似有所指,林雪很敏感的看了许行空一眼,又将双眸转向叶冰,她很在意姐姐会如何回应许行空。

叶冰闻言怔了一下,随即毫不犹豫的摇头道:

“许先生不必试探我,实话说吧,我现在之所以犹豫不决,是担心妹妹的安危,毕竟...毕竟我还没法确定许先生到底想要什么。”

叶冰说完双眼直视许行空,似乎想要从许行空的反应中看出些什么,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林雪听到姐姐的回答悄悄松了口气,双拳暗暗的握紧,双眸中闪过一丝决绝之色,她似乎做了什么决定。

没等许行空开口回答,林雪忽然开口道:

“许大哥,我跟你去鹏城。”

叶冰一愣,随即怒视着林雪斥道:

“给我闭嘴

!这事你说了不算,给我搞清楚,我才是你的监护人。”

说完,叶冰也不理会妹妹的反应,有些紧张的看向许行空解释道:

“我妹妹还小,她不能做这个决定。”

许行空抬手示意林雪不要出声,点了点头道:

“我知道,我先回答你刚才的顾虑,首先,玉山雨斋是一个正道门派,所以绝不会做出有违道义的事情,更何况你也不是一个普通人,我们也不得不考虑你的影响力不是?也许你没听说过玉山雨斋,但是你随便找香江的修行圈子里的人打听一下就知道了,我许行空也非籍籍无名之辈。”

叶冰勉强的笑了笑表示明白,许行空继续道:

“其次,我正在进行一项研究,而令妹身上的蛊虫很特别,准确的说是林雪跟蛊虫之间产生了某种很有意思的变化,正好,这个变化对我的研究有相当的价值,所以我才提出带林雪北上的建议。”

叶冰皱了皱眉道:

“恕我直言,许先生可以保证你的研究对我妹没有任何伤害么?”

许行空认真的点头回道:

“绝对没有,相反,还对林雪又好处,至少能改善她的身体情况,甚至还能获得更多的机缘也说不定。”

“更多的机缘是指什么?”

许行空笑了:

“这个目前还不确定,所以暂时没必要讨论,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再向你解释并征询你的意见。”

“好吧,那许先生还需要我做些什么?我总觉得有些不安,我们似乎并没有付出什么,倒是得了不少的好处,不是么?”

许行空看着叶冰严肃的样子不由得呵呵一笑,叶冰有些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一声,抿了抿红润的嘴唇像是解释,又像是宽慰自己一样的说道:

“我也知道我的想法有些过分,但是请你体谅一个无助姐姐的心情,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能依赖的只有彼此,所以,我总是习惯用恶意去揣摩别人,抱歉。”

叶冰的话让林雪的眼睛又红了起来,莹莹的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许行空摆了摆手:

“我并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防人之心不可无嘛,天上掉馅饼的事总是会让人怀疑的,可以理解,不过,我想说的是你忽略了我们之间价值观的差异,在你看来有价值的东西,对我们来说根本无足轻重,比如俗世的名利之类的。而在你看来毫无意义的东西,对我们来说却很重要,比如林雪身上出现的血融变异现象,所以,我获得好处其实并不少。再者,刚才我也说过,也许林雪还有别的机缘,我之所以跟你们商量这件事,也是想要结个善缘,而不是跟你们姐妹结仇。哦,对了,另外我还要提醒你注意,身为玉山雨斋的长老,我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注意,一旦你们拒绝了我的建议,就需要有被其他修行者觊觎的觉悟,我说的你明白么?”

叶冰苦笑,她当然明白,虽然许行空并非故意泄露妹妹身上的异状,但是却间接的给林雪带来了危险,只是,叶冰没法去责怪许行空,因为她们姐妹两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格,再说了,许行空现在提出的建议本身就能避免出现这样的问题。

但是见多识广的叶冰却明白,这件事的水很可能极深,许行空一旦带走了林雪,这件事绝不是就此结束,恰恰相反,也许这事才是开始,而且自己也将会被拖进这个旋涡之中,如果想要顺利的躲过这场风波,恐怕自己也必须托庇于许行空才行。

思虑了良久,叶冰终于叹了口气,看了看许行空身后的夜瑶心跟小路,心道许行空肯定不会是看上了林雪的身子,至少这点值得安慰,当然,恐怕许行空也根本看不上自己,或许,许行空和玉山雨斋确实值得信任。

“好吧,我同意你的建议,但是...我有条件。”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怎么搭车
郑州银屑病医院是医保定点吗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怎么坐车
郑州银屑病医院手术贵吗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坐车怎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