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都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我的少年求学之路

发布时间:2019-07-05 19:11:32 编辑:笔名

我的少年求学之路

今天,从喀什到岳普湖,乘汽车不过一个多小时。我少年求学时,这段路坐马车要走三天,从上小学一直走到了到初中。初中毕业前马车换成了东方重视脑瘫幼儿康复训练红28拖拉机,走十几个小时。

1959年,我父母从草湖调到木华黎——现第三师四十二团。那时我已上小学四年级。四十二团当时只有两间教室,小学一、二年级。我已被小兄弟们称为“喀什上学的大学生”了。

寒暑假期,接送学生是四十二团的一件大事,吸脂前方式麻醉交通工具是胶轮马车。家里准备好干粮,捆好行李。团里不仅挑选了最好的马车和驭手,而且还专派一名干部护送,护送干部扎着武装带,左边盒子枪,右边挎包,精神抖擞,迈老人注意禁忌着军人长途行军的稳健步伐,紧跟车后。

我们二三十名“祖国花朵”的求学之路是那么艰难曲折,又是那么令人难忘。弯弯曲曲的路把方圆几十公里寸草不见的碱滩、卧龙般的沙梁、谦卑寂寞的荒村串联在一起,深深地烙在我们幼小的记忆里。

为使军马负荷轻一些,护送干部常喊“女娃娃坐车,男娃娃轮流走路”。我们雄纠纠气昂昂地以树枝为枪,跟着护送干部走,听他们讲战斗故事……我们知道了瓦子街一仗打得很激烈,知道了兰州一仗打垮了马步芳;知道老战士怎样从祁连山一直走到喀什、和田……我们幼小的心灵里刻着彭德怀、王震的名字。这些名字和辉煌的英雄业绩成为鼓舞我们走路的精神力量。我那时11岁,少年气盛,很少坐车,总是走得离护送干部最近,好听故事。我今天走上文学写作之路与这段走路的经历很有关系。

今天,我还记得护送干部侯长庆、何忠。侯长庆的儿子侯建国与我同班同学,我们一起跟着马车走。侯叔叔身体细高,走路步子很大,口才好,讲故事很吸引人。何叔叔是甘肃参军的学生,身体矮壮,记忆很好,家乡口音重,讲故事神态严肃,走路时习惯一只手按在后腰的驳壳枪上;另一只手挥舞着,招呼男学生紧紧跟上。

那时我们的父母在戈壁滩开荒、修水利,住地窝子,没有条件照顾孩子。我从幼儿园到小学五年级过的军队管理的集体生活,除了暑假可以回家见母亲,寒假回不去,吃住都在学校。学校给每个班级安排一位保育员,负责我们的卫生,换洗衣服被褥,每周剪指甲、理发、洗澡等。保育员非常敬业负责,每个学生的衣服用白线在领子后缝上名字,以免穿错。我的衣服上缝着“元元”两个字。

那时,我们所到之处,一路吃住都是维吾尔族老乡的车马店,都是维吾尔族老乡招呼我们卸车喂马、套车出发。原因很简单,解放军来了搞了土改建政,老百姓翻身得解放。少数民脂肪肝治疗方法族重感情,重感恩。那时我们被看成“解放军的巴郎”;维吾尔族人把对解放军的深厚感情倾注在我们身上,那种友善、慈爱,赤诚的眼神令我们终身难忘。有一次马车坏了,我们二十多个男女小学生住在路边一户维吾尔老乡家里。那家人忙着去借了口大锅,又叫来几个亲戚朋友帮着做饭烧水,全家人一直忙到我们离开。临走时他们还站在路边扶我们上车。

梅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诱发儿童白癜风复发原因有哪些?
黔南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咸阳中医男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