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都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G20领导人峰会今召开

发布时间:2019-11-14 19:36:20 编辑:笔名

中新网9月24日电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第三次金融峰会今日将在美国匹兹堡召开。在为期两天的会议里,“退出策略”问题、限制高管薪酬及金融机构改革等问题被此前普遍认为此次峰会的主要议题。而因美国不顾中方反对对中国输美轮胎设贸易限制措施,使反对贸易保护主义议题成为会场上不能忽略的焦点。

三大议题受关注美国“经济再平衡”政策料难实现

本次峰会三大议题料颇为受重视,一是各国刺激经济政策的“退出策略”问题;二是限制银行业高管薪酬问题;三是国际金融机构改革问题。

对于“退出策略”问题,尽管大多数国家经济数据有所回暖,但依然存在不稳定性因素。据悉,可以预料,本次峰会“退出策略”将成为重要议题之一,但据各方分析认为,“退出策略”或只能成为“说说而已”,各国或将更多注意力聚焦至应对新问题方面。

对于高管薪酬问题,则相对容易达成协议。据媒体分析称,为防止再次发生严重危机,并确保全球经济持续复苏,G20财长会议将重点探讨银行高管薪酬问题,德国和法国是限薪令的积极推动者。但是,美国则因崇尚自由市场经济,不愿看到过于严苛的金融监管。

对于国际金融机构改革问题,虽然一些经济体陆续出台了内部金融监管改革方案,但在国际层面仍存在一些分歧。G20会议的另一主要议题是改革金融体系,从而为国际金融建立新秩序。美国财政部前任副部长蒂姆-亚当斯日前接受中方媒体表示,国际金融改革难点在于,与会领导人来自不同地区、有着不同经历、代表不同政体,要让20个不同的经济体就非常复杂的问题达成一致,这个挑战极其艰巨。可以预见,新兴国家会继续提出股权转移设想,或许可以得到美欧的妥协,但后者让步有限。

此外,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表示,他将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三次金融峰会上,呼吁各方推动全球经济实现再平衡。奥巴马这番话主要是针对出口型经济体。他认为,危机发生前多个国家对美国保持巨大贸易顺差,如今美国应当增加出口以改变这一局面。奥巴马说:“确保(世界)经济更平衡正是匹兹堡峰会的部分内容。”

不过,美国的这项建议已经在20国集团内部引发了政治争议,欧洲国家声称,美国在全球经济会以多快速度增长方面可能太乐观了。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张明日前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调整全球经济秩序的议题肯定会提,但很难取得实质性进展,原因在于世界经济处于低谷时各方达成一致比较容易,但经济开始恢复时各方就很难在国际层面上达成共识。

中国希望取得四方面成果抵制保护主义抬头

国家主席胡锦涛将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三次金融峰会,在峰会上阐明中方对推动世界经济复苏、改革国际金融体系、解决全球发展不平衡等重大问题的看法和主张,介绍中国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而采取的举措以及取得的成效。

按照中方此前作出的表态,中方希望此次峰会在以下四方面取得积极成果:第一,继续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推动世界经济迅速复苏;第二,按照伦敦峰会制定的时间表,积极推进国际金融机构治理结构改革,增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和代表性;第三,促进共同发展,关注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的发展问题;第四,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推动多哈回合谈判早日取得全面、平衡的成果。特别是在国际金融机构治理结构改革和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方面,中方的立场与观点能否得到各方响应与支持,仍存在一些不确定性。

此外,美国近日对中国实行轮胎特保措施,被普遍认为将引发全球贸易保护主义重新抬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22日在纽约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时说,美方对中国输美轮胎采取特保措施不符合两国利益,类似事情不应该再次发生,中美双方更应该坚定反对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不少分析人士也指出,眼下全球经济复苏刚刚起步,需防范经济再平衡问题转化为贸易保护主义情绪。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张明认为,当世界经济开始恢复的时候,各国会更加重视自己的贸易账户,促进出口,通过贸易顺差拉动经济增长。还有专家指出,要改善全球失衡,负有主要责任的美国要做出表率,采取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开放市场,放开出口,不能一味地滥发美元为赤字融资。

媒体更多表达担忧 G20峰会难题仍多

金融危机过去了一年多,全球经济形势逐渐显露出复苏的迹象,而此次峰会前,媒体的评论更多表达出的仍是担忧。

《香港商报》日前刊文指出,G20峰会难题仍多,各国决策者都深知目前的趋稳只属表象,金融体系的诸多问题只因各国央行的“量化宽松”大放水措施所暂时掩盖,如不及早处理,则到退出放水时,原本的问题便将重现。另一方面,改革又面临步调快慢的困局。加强银行的风险管理及承受度有宏调收紧效应,因而对复苏不利,故G20多会倾向推迟实施。但现时由于大放水引致流动性过剩,金融泡沫、商品泡沫,甚至楼市的人为回稳等正相继出现,市场的风险意识又再回落而投机渐热。

新加坡《联合早报》刊文《G20会否退出历史舞台?》说,即使发达国家出于发展中国家的呼声和要求,而把G20峰会继续延续下去甚至机制化,但这不意味着G20的地位和作用就不会被弱化,要想G20继续存在下去,现在就必须思考未来的定位问题。危机过后的G20路在何方?是走向机制化还是逐步被边缘化,甚至退出历史舞台?这不仅取决于金融危机的发展进程,更取决于各成员国的利益考虑与政治智慧。

香港《大公报》刊登社评《滞泡形势凶险须防爆新危机》指出,20国集团(G20)的峰会开锣前仍有争议,实体经济方面注视焦点是退出问题,各国均认同目前环球经济复苏未定,刺激方案仍须继续,暂未是退出时候。更为深层的问题则是,在刺激方案下,要应付的是一系列由此带来的新问题。

中医针对癫痫的治疗方法
贵州治癫痫医院
曲靖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东海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云浮市中医院